玉蘭花 、知了和螢火蟲




今天翻書時看到了知了這個詞,仿佛開啟了緊閉多年的回憶大門,記憶如洪水般奔涌而出。

那時候家裡的大院有一棵玉蘭樹,盛夏的時候,風一吹玉蘭花便飄落一地,棲息在玉蘭樹上的,是整個炎夏都吵個不停的知了。記憶很模糊,幾乎忘記了那時在家都玩些什麼,卻清楚地記得,蟬聲很吵,讓人午睡不得。我扎著兩條翹馬尾,蹲在玉蘭樹下撿玉蘭花,直到雙手再也塞不下多一朵花。那些快樂很簡單,一朵花,也可以讓我樂上半天。有時得幸抓到一隻知了,會倒過杯底把它困住,看它掙扎,最終還是不忍地放掉。玉蘭樹旁是一口井,那時我們已經很少打井水了,我卻還是很喜歡蹲在井口往下瞅,那是恐懼,伴隨著好奇,還有樂此不疲。跟夏夜的好朋友是螢火蟲,門外的牆邊徐徐低飛的,不是它們還有誰?於是我愛上了夏夜,抓著父母的手,以為出門便是一次探險,總會有螢火蟲給我指引前路。

那時候家的感覺永遠是乾淨和安全的,可以隨性地脫掉鞋子,或者還脫掉礙事的小衫,在家裡亂串;或者搜尋藏在角落的玩具;或者是臆想一個神奇的故事,然後自導自演。最後通常會縮在角落,或趴在床上看書。那時流行的還是黑貓警長和葫蘆娃的故事,那些小人書就像是寶物一樣被我珍藏著,每到得空便拿出來翻翻。

那時候我們沒有冷氣機,熱的時候恨不得把自己塞進冰箱,對著風扇猛吹,張嘴還能在風中找到自己扭曲的聲音,又或是把家裡唯一的藤扇搖得熠熠生風。那麼熱,那麼多年,却週而複此地在蟬聲和玉蘭花香中度過了。那時沒有手機,賦閒的時候便翻一本小人書,或奔跑到田埂邊看油菜花田,順便摘一支劍草放在嘴邊,吹出音調不全,卻讓人心情大好的調調;又或者是摘一朵大紅花,倒過來放嘴裡吸取甜液,完了插在頭上,那是名副其實的頭花。

現在我長大了,我生活的世界裡沒有玉蘭樹,沒有蟬聲,沒有深井,沒有田地,小人書已經被漫畫取代,螢火蟲更是只會出現在書本上的傳說。冷氣機是夏日的必需品,手機更是一秒不離身,我們擁有的物質很多,但是快樂卻好像很難實現。我有了女兒,為了取悅她,我要四處搜羅玩具,書本,playgroup,DVD,還要考慮是英文好還是中文好。我是在給予她快樂的童年,還是在剝奪她的童年?人,竟是如此矛盾。思及此,不禁嘲笑自己。讓我深思的一晚,用來銘刻我的31歲的自己。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SK-II:真正效果,好用不回頭

好物推介:La Roche-Posay每日高效BB霜

果酸煥膚新玩意:NeoStrata Gel Plus更生活膚啫喱面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