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, 2014的文章

清潤保濕super 7

圖片
聽到super 7大家系未諗起super heroes呢?不過今次我唔系講super heroes,我要介紹嘅系fresh嘅Lotus Youth Preserve Face Cream(睡蓮青春活膚面霜),因為廣告賣得好恆佢嘅super 7元素(包括睡蓮萃取、藍綠藻萃取、青咖啡萃取、無花果萃取、維他命C 和 E、植物甘油),所以忍唔住要試。
還是fresh一貫的包裝,簡單而不失隆重,連大只sample都做到同貨裝一樣的感覺,未用心情已經very good!
再睇睇質地,真係好似yogurt一樣細滑 ,聞上去系fresh招牌的清淡香味,同紅茶面膜一樣系淡淡嘅青瓜味,like like like!
塗上手後發現cream系夠厚身的,但推開後就很輕盈,而且很容易推開,清潤,沒有油膩的感覺。據說這個cream很受亞洲女性歡迎,可能就是因為亞洲女性多為混合性(偏油)皮膚,所以多選擇這種夠滋潤但是又不會引起滿面油光的cream。這款cream我覺得夏天和冬天都適合用,但是冬天可以在cream之前塗一層玫瑰油,令皮膚更滋潤。
如圖可以看到,推開後手部的光澤度有所提升,紋理間已經被滋潤,總體來說,我對fresh這款睡蓮cream除了價錢之外都非常滿意! 因為大家都知道,fresh的貨是出名偏貴的,雖然很好用,但是性價比卻不如一些大路牌子高。這款cream在專櫃賣HKD465(50ml),大家有興趣可以先到專櫃索要sample試用哦!

金秋玩轉唇上色彩

圖片
我是淡妝主義者,經常塗小小foundation,稍微修飾下面部色彩就出門,因此唇上色彩就顯得好重要。如果配搭得宜,很容易就可以突出面部輪廓不單只,還可以襯托衣飾,一舉兩得。通常夏天比較多用lip gloss,因為fruit color同shiny feeling更符合夏日感覺,而秋冬衣服比較厚重,有時驚lip gloss會沾上衣物,所以我比較喜歡用滋潤度較高的lip stick代替。這次在Estee Lauder一次敗了兩支lip stick,大愛!


如上圖看到分別是Estee Lauder Envy Shine系列,據聞除了色彩專為亞洲女性設計,一共有16只顏色選擇之外,還可以一次性滿足立體唇形、持久保濕同閃爍光魅的效果,感覺上非常適合秋冬使用!顏色分別系Pink Dragon與Surreal Sun。塗上手並沒有lip stick上的深色,反而覺得光澤同滋潤度好夠,而Surreal Sun是偏橘子色,真係夠sharp!好中意!


After all,Estee Lauder一貫的設計都不是少女型和活潑型的,所以從lip stick外形設計同外觀顏色上都比較old school,但係好在配襯度較高,系可以出街、拍拖、食飯、睇戲一支OK嘅選擇。而且價格相宜,為自己嘅beauty box購入一支,還是可以考慮的!


開卷有益: 24個比利(The Minds of Billy Milligan)

《24個比利(The Minds of Billy Milligan)》敘述的是一個真實的故事。起初受這本書吸引,是因為對多重人格存在純粹的好奇,但是閱讀後卻令我深受震撼:比利究竟內心有多痛苦,身體承受了多少傷害,才能對他的人格造成如此破壞?至今,仍有許多人認為比利是為了洗脫罪名而演戲,但於我而言,他要不就是一個極精明、極有邏輯的天才騙子,否則他就肯定是一位嚴重的人格失序患者。 1977年,在美國俄亥俄州涉及連續強暴和搶劫重罪的比利‧密里根被警方逮捕,最後卻在4位精神科醫師和1位心理學家的共同宣誓證明下被判無罪,因為他是一名多重人格分裂者,他對自己犯下的罪行毫無記憶。比利的身體裡住著24個人,而且還有可能還有更多未被發現的人格存在著。這24個人無論在性格、性別、智商、年齡、國籍甚至口音上都各不相同,他們在自己眼中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,他們中大部分都不知道其他人格的存在。 比利多重人格的產生源於其童年遭受的創傷。他從小就生長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,父親自殺,比利從小缺乏父愛,加上繼父對他的性侵害讓他陷入焦慮的精神分裂狀態。因為無法面對現實,比利選擇逃避和退縮,於是產生一個人格來承受這些傷害。久而久之,比利習慣性地在遇到挫折時再創造一個人格來承受痛苦,有的弱小隱忍,有的具攻擊性,有的才高八斗、有的惹人厭。例如,當他轉換成會各種搏擊技巧的人格時,力氣大到連幾個大男人也都抵擋不住,而轉換成一個4歲小女孩時,甚至連個水桶都提不起來。那些曾經與比利共事過的人大多接受比利具有多重人格的事實,他們瞭解他多重的性格、聲音、舉動絕對不能輕易裝出來。 雖然比利犯下重罪是事實,但是他的遭遇卻令人同情。我們常用「精神分裂」來形容那些有多重人格的人,但是我們又有誰能理解他們心靈所受的傷害,他們在社會上所受歧視的目光,以及他們在知道自己多重人格時的痛苦。他們需要的正是社會的理解、關心和支持。